微信圖片_20191127152148.png??

博牛彩票

TIM截圖20190227185644.jpg

? ?GUANGZHOU ZHONGZHUAN CONSULTING Co., Ltd.


  ?¤???-?|???°?¥???¨?¨?ˉ?¢?¥?????¤?????|?????§? ??.jpg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


159-8903-9303



易綱:堅守幣值穩定目標 實施穩健貨幣政策

時間: 1970-01-01

瀏覽量: 533

“金融活,經濟活;金融穩,經濟穩”,“保持經濟平穩健康發展,一定要把金融搞好”,習近平總書記要求充分認識金融在經濟發展和社會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扎扎實實把金融工作做好。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要“加強資本市場基礎制度建設,健全具有高度適應性、競爭力、普惠性的現代金融體系,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風險”。

貨幣是金融體系的血液,我國貨幣政策是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貨幣政策與每一家企業、每一個家庭息息相關,關乎大家手中的“票子”,關乎廣大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千招萬招,管不住貨幣都是無用之招。”站在新時代的歷史方位,無論是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還是把我國制度優勢更好轉化為國家治理效能、在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中牢牢把握我國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都要求我們堅守幣值穩定目標,實施穩健貨幣政策。

一、從歷史演進看貨幣政策的本源和目標

“發展金融業需要學習借鑒外國有益經驗,但必須立足國情,從我國實際出發,準確把握我國金融發展特點和規律,不能照抄照搬”,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要深化對國際國內金融形勢的認識,正確把握金融本質。

從全球范圍看,20世紀“大蕭條”以來貨幣政策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的演進。

第一個階段是20世紀80年代以前,貨幣政策目標比較多,主要是刺激經濟增長,最終出現了嚴重的“滯脹”。以凱恩斯為代表的經濟學家認為,經濟增長(失業下降)與物價上漲之間有穩定的相關性,也就是說只要容忍較高的通貨膨脹,就可以換來較高的經濟增長。因此,當時的貨幣政策目標較多,且更多側重于經濟增長。但是,發達經濟體依靠貨幣刺激實現高增長的做法并不成功。20世紀70年代,美國等發達國家出現了眾所周知的“滯脹”問題,也就是經濟停滯和高通脹同時發生,當時美國物價年均漲幅超過10%,企業倒閉、銀行破產和失業率都創出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的新高。

第二個階段是20世紀80年代至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反通脹成為貨幣政策的主要目標,經濟增長較快,但忽視了金融穩定。這一時期,保持物價穩定成為貨幣政策的主要或唯一目標。總的來看,貨幣政策在反通脹方面取得顯著效果,加之經濟全球化和科技進步改善了經濟供給面,全球性的高通脹得到有效緩解,主要發達經濟體迎來了低通脹、高增長的“大緩和”時代。但是,中央銀行在盯住價格穩定的同時,忽視了金融穩定。在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前,雖然一些發達國家物價指數相當穩定,但大宗商品和資產價格大幅飆升,系統性風險累積。因盯住低通脹而形成的寬松貨幣條件,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資產泡沫和金融風險。這些都成為引發國際金融危機的重要因素。

第三個階段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全球著力完善金融監管框架并強化宏觀審慎管理,貨幣政策再次轉向刺激經濟增長,但超寬松貨幣政策效果面臨新的挑戰。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主要發達經濟體實施了空前的貨幣刺激,從降息等常規貨幣政策,到零利率、量化寬松、前瞻性指引乃至負利率等非常規貨幣政策。這些政策有力對沖危機沖擊,防止了經濟和價格出現螺旋式下行,不過從中長期看也可能會延緩經濟內在的調整進程,加劇結構性問題。近些年,主要發達經濟體利率下行速度明顯快于經濟增速和通脹的下行,降息和量化寬松政策的效果呈邊際遞減的態勢。由于主要發達經濟體債務高企、增長動力不足、通縮壓力揮之不去,非常規貨幣政策正趨于“常態化”。

為什么發達國家這些非常規貨幣政策的效果不及預期呢?一是經濟增長趨勢等基本面是由重要經濟結構性變量決定的。比如,人口老齡化將導致潛在經濟增長和生產率增長減緩,儲蓄增加、消費和價格水平降低;技術進步也會導致價格水平下降,經濟全球化的程度對勞動力成本下降也有重要影響。但這些因素都不是貨幣政策和低利率所能改變的。若因寬松貨幣政策而降低改革和調整的動力,反而會延誤問題的解決。二是在缺乏增長點的情況下,央行給銀行體系提供流動性,但商業銀行資金貸不出去,容易流向資產市場。放松貨幣條件總體上有利于資產持有者,超寬松的貨幣政策可能加劇財富分化,固化結構扭曲,使危機調整的過程更長。三是零利率和負利率政策會使利差收窄,擠壓銀行體系,弱化銀行貨幣供給的動力。

貨幣政策的效果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對預期的引導和把控,這也是中央銀行可信度的重要體現。目前,世界上很多國家央行把盯住通貨膨脹目標作為貨幣政策的錨,用于引導社會公眾的預期。多數發達國家把2%作為通貨膨脹目標,有些發展中國家的目標比2%高一些,比如3%或4%。如果受上述基本面因素影響,某國長期通貨膨脹的客觀和真實走勢是1%,而中央銀行為引導預期把通脹目標定為2%,并通過寬松貨幣政策進行引導,則其結果肯定是事倍功半的。正確的做法是,各國中央銀行根據本國的實際情況來確定通脹目標,從1%到4%可能都是合理的選擇區間。比如,發達國家和人口老齡化經濟體最優的通脹目標可能是1%或1.5%,發展中國家和人口年輕化經濟體可選擇3%或4%,有些持續高通脹的經濟體還可以把通脹目標定得更高一些,比如超過4%。貨幣政策(比如對通脹目標的確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穩定和引導社會公眾的預期,但前提是這種引導離經濟基本面所決定的趨勢不遠,這樣的貨幣政策才是符合實際和有效的。

上述貨幣政策框架演進的過程,也是人類社會對貨幣政策不斷探索和深化認識的過程。每個歷史階段的時代背景不同,面臨的主要矛盾也不同,貨幣政策總的來看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有時不夠及時、有力,有時又會走得“過遠”。關鍵是要明確職責、定位和目標,既不畏手畏腳,也不大手大腳。

改革開放以來,在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過程中,我們從中國實際出發,堅持貨幣政策保持幣值穩定這一本質屬性,為改革發展穩定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同時與其他政策形成有效配合,取得了重要的規律性認識。

一是貨幣政策需要關注經濟增長,又不能過度刺激經濟增長。從世界歷史上看,貨幣政策曾被用作追求經濟增長的手段,甚至希望通過容忍高一點的通脹來換取更高一些的經濟增長。但實踐表明,這樣的想法難以實現,甚至會出現“滯脹”的后果。貨幣政策短期看似乎只影響需求,但中長期則會影響供給和經濟結構,過度使用有可能留下復雜的“后遺癥”。應根據實際情況把握好政策目標和政策力度。

二是堅守幣值穩定這個根本目標,同時中央銀行也要強化金融穩定目標,把保持幣值穩定和維護金融穩定更好地結合起來。保持幣值穩定,并由此為經濟增長營造適宜的貨幣環境,是貨幣政策的根本目標。要根據形勢發展,探索更為科學合理地確定和衡量價格水平的方式、方法。當前,我國金融體系和資產市場規模巨大,且容易產生順周期波動。因此,必須強化宏觀審慎政策,更好地維護金融體系穩定。

三是貨幣政策不能單打獨斗,需要與其他政策相互配合,“幾家抬”形成合力。要實現經濟的持續健康發展,不同政策之間的協調配合至關重要。面對經濟金融問題,關鍵是找準病根,對癥下藥。要深刻認識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可能發生的變化。貨幣政策的主要功能是保持短期的需求平衡,避免經濟大起大落,而經濟增長根本上取決于結構調整和技術進步。

二、新時代我國貨幣政策的使命與擔當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經濟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我國發展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變化。切實維護好我國發展重要戰略機遇期,就金融工作而言,就是要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所強調的,要回歸本源,服從服務于經濟社會發展,并把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作為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題。為此,貨幣政策要找準時代使命、履行時代擔當。

一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評判和衡量貨幣政策,根本上是要看其是否有利于最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守護好老百姓手里的錢,保持幣值穩定,并以此促進經濟增長,是貨幣政策的使命。不能讓老百姓手中的票子變“毛”了,不值錢了。適當的貨幣條件可以促進財富增長,不適當的貨幣條件可能加劇財富分化和金融風險,甚至引發社會性問題。應當看到,保持正的利率,保持正常的、向上傾斜的收益率曲線,總體上有利于為經濟主體提供正向激勵,符合中國人儲蓄有息的傳統文化,有利于適度儲蓄,有利于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在世界經濟可能處在長期下行調整期的環境下,要做好“中長跑”的準備,盡量長時間保持正常的貨幣政策,以維護長期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維護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

二是堅持推動高質量發展。當前,我國經濟周期性和結構性問題相互疊加,但主要是結構性矛盾和發展方式上的問題。為此,我國經濟發展的核心是發展方式的轉變和經濟結構的調整優化。結構調整優化是走向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要尊重經濟規律,不能簡單以GDP增長論英雄。就貨幣政策而言,要適應經濟發展階段和結構調整過程中經濟增長速度的變化,把握好總量政策的取向和力度。政策過緊,會加劇總需求收縮和經濟下行;政策過松,又可能固化結構扭曲,推高債務并積累風險。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過程中,傳統上作為總量政策的貨幣政策,也可以在引導結構調整優化方面發揮積極作用,增強政策的針對性和有效性。同時,過多使用結構性政策也可能會導致總量出問題。這就要求,貨幣政策始終保持松緊適度,加強預調微調,為高質量發展營造適宜的貨幣環境。

三是要堅持服務實體經濟,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當前,貨幣政策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就是要著力于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完善激勵相容機制,抑制金融脫實向虛,引導金融資源更多流向實體經濟尤其是薄弱環節。在經濟結構調整過程中,前期積累的風險難免會水落石出。在可能引發系統性風險的關鍵點上,中央銀行要精準發力,履行最后貸款人職責,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同時,要強化宏觀審慎政策,壓實各方面責任,共同發揮好在防控系統性風險中的支柱性作用。在經濟結構調整和去杠桿、防風險過程中,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受到的階段性影響較大,融資難問題比較突出,需要采取綜合措施切實加大對小微企業和民營經濟的支持,增強經濟內生增長動力。

????????????.jpg




       網站地圖                               



TEL:15989039303

E-Mail:1767696378@qq.com

中撰咨詢微信掃碼.jpg

@copyright 2020 博牛彩票